中超新赛季红牌多,一方面是我们的队员防守技术还不够好,只能靠犯规去弥补,同时也是新的比赛要求下暂时的不适应,动作不合理。

在长久的等待后,中超终于回归大众视线。尽管金元退潮后中国足球千疮百孔,联赛在疫情影响下依旧只能以赛会制进行,尽管很多人信誓旦旦再也不看联赛。可当我们自己的联赛真的回来了,关注它的人依旧很多。

两轮联赛都没有打完,中超的话题性就非常强,各种值得探讨的因素都在比赛中出现了,社交媒体上对中超的讨论非常热烈,这本身是很好的现象,证明我们的联赛依旧值得去认真对待、认真踢、认真提高。

图片
开赛之后有关中超最热烈的讨论集中在红牌的密集出现上,在进行完的头16场联赛中,裁判就出示了9张红牌,其中有6张是直红,这6张直红中又包含了郑铮、徐新、石柯三个疑似的暴力动作。社交媒体上关于中超很红很暴力的言论迅速升温,类似“比赛不精彩,动作很暴力”、“为什么球员,特别是国字号球员踢球戾气这么大”的言论传播很广。就在本文写作时,足协第一批罚单开出,郑铮被定性为暴力行为追加处罚4场停赛,徐新则是被定性为严重犯规追停一场,再加上场外“破门”罚一场,共追加2场停赛。罚单中对两名球员动作的定性,更增加了外界对于本赛季中超很暴戾的印象。


图片


需要指出的是,这9张红牌的判罚,都是正确且毫无争议的。中超本赛季的突然“蹿红”,其实在赛季开始前就有预兆。值得注意的是,开赛前足协向俱乐部和外界传达了两个重要的信息,一个是本赛季比赛中鼓励球员进行更多的身体对抗,另一个是对于违规违纪加大处罚力度。应该说,这两个指导意见对于中超、对于中国足球都有非常积极的意义。在过往的多个赛季里,中超裁判对于身体对抗的判罚尺度极为严格,比赛中一碰就倒、一倒就吹是常态化的,这里有裁判对规则、尺度的理解把握问题,但更主要的原因是裁判在吹罚比赛时怕出争议,怕出现可能的“暴力事件”,因此尽可能吹安全哨,最大限度消除争议的隐患。可这样的做法是跟现在足球的“大道”背离的,最终造成的后果就是中超比赛哨音密,比赛中断多,净时长少,比赛连续性差,节奏提不起来,同时也让中国球员养成了不好的比赛习惯。而到了国际赛场,面对完全不同的判罚环境,国字号球员一时就很难充分适应,经常吃亏。因此,本赛季足协鼓励身体对抗指导意见的出台,非常积极,对中超和未来国字号征战国际赛场都是正面积极的引导。

图片
而同时出台的加大处罚力度、不降格处罚的要求,则是配套上一个要求的。一方面,激烈身体对抗的增加就让暴力行为发生的可能性增加,另一方面中国球员长期缺乏激烈对抗的环境,现在突然转变之后运用身体、运用动作不合理的情况也必然会大幅增加。所以说,这两个相互配套的指导意见,一方面鼓励球员们积极对抗,同时也要求大家尽快学会合理对抗。而在赛季初这个“新政”的阵痛期内,不合理动作增多是可预见的,红牌出现的概率大幅提升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事实上,社交媒体上关于中超暴力、充满戾气的评价并不客观,评价者并没有真正去观察和判断这些红牌发生时的场上具体情况,更多是个人主观情绪的表达。对于球员场上红牌动作性质的认定,必须要把球员的主观意图、客观事实和动作发生时的比赛场景结合到一起,才能做出相对公正的判断。

图片

图片
事实上,引起讨论和争议较多的是郑铮和徐新的动作性质,其他的4张直红以及剩下的两黄变一红,公众普遍认为都是在足球范畴内的动作,争议不大。为什么郑铮和徐新的争议大?因为后果很显性,一个是踹到对方膝盖,一个是把对手肋部和大腿都踏出了血痕。如前文所述,这两个动作吃红牌无异议,都给对方造成了伤害,至少是鲁莽动作、严重犯规,但如果不戴有色眼镜,去客观分析两人动作的目的和场景时,我们不难发现他俩的动作其实也并没有脱离正常的足球范畴——郑铮作为中卫,在自己倒地对方明显要突破自己时选择伸腿,是后卫的本能反应,这一脚伸出去的目的就是要阻截对手,有可能是绊倒或者踢倒对手,吃牌是肯定的。可如果不伸这一脚,对方就可能破门,在当时比赛场景下,这是不可接受的后果。就一名后卫的职责而言,郑铮做出了正确的选择,为球队利益牺牲个体,但同时因为严重犯规被罚下,他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这,就是足球世界的运行规则。而徐新的情况更简单,盯着球,起跳,横移,他自始至终都没有看到对手,身体姿态也是那个动作该有的合理状态,就更加不存在什么主观故意伤人的意图了。


把所有红牌案例一个个具体分析之后我们可以发现,中超很暴力、球员很戾气的结论是站不住脚的,红牌多,一方面是我们的队员防守技术还不够好,只能靠犯规去弥补,同时也是新的比赛要求下暂时的不适应,动作不合理。这些都是足球范畴内的东西,也只能靠训练和比赛去一步步提高改善。

中超需要关注,也需要焦点、讨论甚至争吵,可以批评但尽量避免无端抹黑。

希望中超能越来越红,不是红牌的红,而是红火的红。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