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3年5月25日,巴黎世乒赛男单决赛落下帷幕,韩国削球手朱世赫以2比4不敌奥地利名将施拉格,没能将冷门一爆到底,但他仍然称得上是那一届世乒赛上“最靓的仔”。


今年2月3日,朱世赫在个人社交媒体上宣布退役。他说:虽然现在很悲伤、很遗憾,但是决定了。我的另一个未来挑战开始了。

 

对于很多球迷来说,这一声明除了带来满满的回忆外,更多的是一点点惊讶和感慨:已经久疏赛场的他,居然才退役吗?

 

或许是韩国乒协半个月前宣布朱世赫成为新一任国家男队主教练,才让他最终下了这个决心,否则说再见也许仍然很难。这可能是来自一个削球手特有的细腻与倔强,更可能是每一个运动员共有的热爱与不舍。

 

朱世赫眼下的任务是带领韩国队打好今年的团体世乒赛和亚运会,如果他做得足够好,也许我们还可以在两年后的巴黎奥运赛场边见到他。

▲今年年初,韩国乒协任命朱世赫和吴光宪担任韩国国家队男、女队主教练。

 

巴黎是朱世赫的福地。19年前,正是在这座城市,一直籍籍无名、坐在韩国队冷板凳上的削球手朱世赫一鸣惊人,他成为世乒赛历史上闯入男单决赛的第一名韩国人,也为削球这一古老的打法争取来了一线生机。

 

2003年,第47届世乒赛在巴黎举行。对于中国男队来说,单打赛场上的最大对手是当时世界排名第一的德国名将波尔。然而波尔还没等到和中国队主力对阵,就在第二轮被小将邱贻可淘汰出局。至此,男单夺冠呼声最高的人无疑就是世界排名第二的马琳,马琳也确实一路未遇阻碍,顺利来到了1/4决赛,他在这一轮的对手是世界排名61位的朱世赫。

 

在当时的韩国队里,和金择洙、吴尚垠这样的前辈相比,朱世赫没什么存在感。因为来到巴黎的队员是单数,其他队员们两两训练,打削球的朱世赫连搭档都没有,只好和女队同样“落单”的削球手金景娥在一起练。“和前辈们经常出赛不一样,我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再有这样的机会。不能尽情训练,人都快疯了。”想着“能走多远就走多远”的朱世赫稳扎稳打,终于站到了强大的马琳面前。

 

在这场比赛中,马琳的压力要远远大于朱世赫,当时上半区的王励勤已经出局,只剩孔令辉;而和他同在下半区的王皓则被另一名削球手陈卫星淘汰,马琳承担着守住下半区的重任。不过仍然没有人以为马琳会输,毕竟在当时削球打法已经衰败多年,而国际乒联又刚刚实行了大球改革,小小银球长大的这2毫米,让旋转下降,也让靠旋转变化得分的削球手与世界顶级进攻型球员抗衡时获胜的机会更加渺茫。

 

然而比赛开始后,朱世赫强大的削球功底和反攻能力立刻毫无保留地表现出来,他先发制人拿下首局,之后一路与马琳纠缠至3比3平,决胜局以11:9险胜,闯进4强。

 

半决赛中,朱世赫又将希腊名将格林卡削倒,以黑马姿态挺进决赛。要知道,在朱世赫之前,世乒赛男单决赛里出现削球手的身影已经要追溯到30多年前——1969年世乒赛中,西德著名削球手舒勒获得男单亚军。

 

尽管最后负于奥地利名将施拉格,没能把奇迹继续下去,但朱世赫仍然一战成名,他不仅成为第一位闯入世乒赛男单决赛的韩国运动员,也是迄今为止最后一位。

 

世乒赛亚军朱世赫回国后成为媒体竞相追逐的对象,小时候曾经痛恨削球的他也开始对这一打法充满信心,他对记者说:“攻击型选手遇到比自己强的就只能输,但防守型与谁都能一搏。”朱世赫也对自己的未来充满憧憬,“下回我一定要拿第一”。


2003年之后的朱世赫成为韩国男乒的主力队员,他和队友获得2004年团体世乒赛季军,2006年、2008年团体世乒赛亚军。朱世赫也曾经多次与中国队员交手,他曾经在2007年世乒赛上,在0比2落后的局面下连胜四局,把刚满18岁的马龙挡在8强之外;也曾经在2012年匈牙利公开赛中,把刚刚获得世乒赛男单冠军的张继科拉下马,但那个“下回一定拿第一”的目标却直到退役也未曾实现。


或许,这个目标朱世赫要在另一个位置上继续努力了,毕竟他一手带出来的19岁小将赵大成在新一届韩国国家队选拔中以压倒性优势获得第一名,随后又在韩国全国锦标赛上一举登顶摘下男单桂冠,一代削球名将的执教实力可见一斑。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