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关于贝尔的新闻不在少数,6月初威尔士球星获得了英国女王颁发的大英帝国勋章,以表彰他于新冠疫情期间在慈善方面做出的贡献,但似乎荣誉之喜无法覆盖离队流量的规模体量。毕竟他在皇马效力了9年之久,捧起过19座冠军奖杯,即使脆弱易碎,即使年过三十,但贝尔在暮然回首时,依然将这段伯纳乌的旅途定义为梦想成真,如他所言:“这是一次不可思议的经历,我永远不会忘记。”

图片


处于边缘人地位的贝尔最终离队一点不意外,早在安切洛蒂二进宫之初就直言威尔士人不在自己的计划内,贝尔深以为然,尽管他曾在社交平台上恭维过意大利教练,但类似的客套话无法真正扭转印象分。


实际上,整个赛季的他只捞到了区区290分钟的出场时间,黄牌数甚至大于进球数,虽然看似要比欧冠0出场的伊斯科体面一些,但悲催的成分并没有打折扣,因为贝尔曾以过亿身价登陆伯纳乌,因为他曾被一度认为C罗离队后的领军人物。时过境迁,贝尔只能以边缘人的身份离开,不幸的是,他的告别仪式与一同离开的伊斯科和马塞洛相差太大,以至于反差感下的唏嘘不需要情绪的酝酿,一群人的狂欢,也是一个人的孤单。

图片

贝尔在倒叙伯纳乌时光时,显然不会以本赛季对阵莱万特的唯一进球为落脚点,毕竟在身披白色战袍的光荣岁月中,出场258次打进106球的威尔士球星具备当主角和宠儿的资格。第一个赛季他就在对阵巴萨的国王杯上上演了极致的弯道超车的好戏,在对阵马竞的欧冠决赛上打进了加时赛反超比分的进球,第三个赛季他就超越莱因克尔成为在西甲进球最多的英国球员,并在对阵马竞的欧冠决赛上助攻拉莫斯破门。

天下足球
,赞298

即使此后被伤病剥夺快乐和生存空间,但贝尔总在力所能及地找到属于自己的“筋斗云”,而在2018年对阵利物浦的欧冠决赛上,替补上场的他就在短短122秒制造了倒钩+远射的个人英雄主义时间,以最佳球员的身份捧起个人第四座欧冠奖杯实至名归。


如果属于贝尔的浓厚的英雄色彩能从一而终地贯穿皇马生涯,没有人会对他3185万欧元的高额年指手画脚,伤病虽然是猝不及防的因素,但在此之前的贝尔早就在“两点之间”赢得了视觉美感与物有所值的评价,只是在顺势承接C罗离开后的期望值这件事上,贝尔与自己当家作主的誓言格格不入。2018-19赛季他只在42场比赛中交出了14球和7次助攻的成绩,更匪夷所思的是,这已是他在皇马最后四个赛季中呈现出的最好的自己,皇马遭遇过四大皆空的苦涩,但在重建之前,贝尔的男主角地位洒落一地,在媒体的口吻中区分了他与C罗的区别,以至于“健康”的贝尔都会被设想成易碎的奢侈品。

图片


心有余力不足是球迷看得到的无奈,但之所以贝尔会持续性地站在风口浪尖,与他的性格不无关系,贝尔与齐达内的矛盾不可调节时,他会在枯坐板凳时摆出各种耍宝的造型,被索拉里意外重用时,他会推开拥簇的队友独自庆祝进球,也会比赛尚未结束时擅自离队,虽然并未与老好人安切洛蒂公开冲突,但似乎也只是作为将走之人最后的平静。


无意再起波澜时,只是顺应了聚散无常的事实,这未必是贝尔认怂或认输的表现形式,别忘记,早几年深陷离队绯闻的他就不止一次坦诚自己在马德里生活很开心,别忘记在愿意大做文章时,贝尔总是不缺流量和话题,最记忆犹新的是,在威尔士拿到了2020年欧洲杯入场券后,贝尔举起一个上面印有威尔士>高尔夫>皇家马德里的横幅。

图片


实际上,在皇马折桂西甲冠军之时,贝尔也缺席了夺冠庆祝仪式,尽管安切洛蒂以伤病为由抵消了流言蜚语,但质疑贝尔职业态度的声音此起彼伏,贝尔最近一段时间内很少露脸和发声,毫无疑问关于对其“寄生虫”的谩骂一定伤过他的心,要知道,即使与皇马出现了裂痕,但贝尔的经纪人巴内特一直对外宣称“贝尔想留在皇马,直到退役。”听起来有点讽刺和意外,但或许也只是贝尔踢不上比赛的当时情绪扩散了负面效应,以至于重修于好如同覆水难收,以至于真心话也被解读成痴人说梦。

图片

年过三十、玻璃体质、高薪养老,三组重拳将贝尔打造成累赘,也许很难想象他在德转的身价如今已经光速跌至300万欧元,但鲜有人会将在皇马无立足之地的贝尔设置成无用之人,租借热刺他就打进了16球,不但制造了故人重逢的情怀,还催生了对于健康贝尔即战力的重新认知;而在威尔士杀入世预赛附加赛的关键战中,也是得益于贝尔的梅开二度,欧洲红龙是否会如愿终结64年无缘世界杯的尴尬,贝尔依然是绕不过的知名因子。现在正式告别皇马的贝尔肯定具备剩余价值,所以转战高尔夫或者就此退役并无根据,最起码传闻有意迎回贝尔的英超球队不在少数,唯一的障碍是降薪幅度。

图片


贝尔站在欧冠冠军的领奖台上曾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也曾和老佛爷拥抱寒暄过,也曾在游行欢庆的大巴上嬉笑,这些都是好聚好散的信号,毕竟9年的白色岁月中,荣耀是彼此共同谱写过的主旋律。


如果在来日方长的维度里,贝尔有机会以对手身份与皇马相逢再好不过,除了必然温存旧时光里的冠军轨迹,也会以最好的自己去重新接受“审判”,毕竟,作为性情中人的贝尔不会忽视爱与恨,而在当下的告别信中,他就只把自己当作了幸运儿:“九年前,来到这里时我还非常年轻,穿上白色球衣奋战在伯纳乌球场,与队友们一起赢得欧冠,因此成为了这里的一部分。”

图片


实际上,皇马站在在欧冠之巅时,并未完全融入庆祝队伍中的贝尔就曾被皇马球迷高呼过名字,虽然恩怨与是非是一笔不可言状的账,但爱过也是一种真实的情绪,如此,彼此真挚地说再见也是发自肺腑!

图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