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第22轮补赛迎来关键的争四大战,热刺主场3比0大胜阿森纳。凯恩梅开二度,孙兴慜打进一球;霍尔丁在上半场第33分钟两黄变一红被罚下。热刺赢下这场价值6分的比赛之后,以1分劣势紧咬阿森纳,在还剩2轮的情况下,争四大战愈发令人窒息。

 

来得太晚,价值太少。

 

热刺在北伦敦德比大胜宿敌,3比0的比分是39年来的最大战果。热刺将双方之间的分差削减至1分,英媒纷纷鼓励:机会来了!争四尚未水落石出!真的吗?热刺这场胜仗,搬进新家后第一个满座的北伦敦德比主场,虽然很解气,可惜来得太迟了。于争四而言,意义也不大。

阿森纳余下2轮,对手均是保级队,热刺亦然。枪手下轮作客纽卡,对方已经保级,之前对利物浦和曼城都“礼让”3分,不掺和英超争冠,他们为什么要在此时和阿森纳作梗?末轮迎战埃弗顿,以埃弗顿(届时可能已经上岸)本赛季的客场状态,赢球就更不成问题。倒是热刺下一场迎战伯恩利,时间比阿森纳早了32个小时,伯恩利和利兹联同分,少赛1轮(和维拉的补赛安排在下周中),绝无可能上门纳降表。两队预期都将拿下最后2轮,阿森纳这看似微弱的领先优势,足以保全该队下赛季重返欧冠。

 

这么肯定?

 

先不说阿森纳和热刺争锋,历史往绩一边倒占优,即使近年来热刺稍微扳成均势,但以该队关键时刻必然拉胯的属性,敢押宝热刺后来居上的人是极少数。这种“看得见但摸不着”的悲痛滋味,热刺尝过,而且是两次。远在2005-06赛季,当时还是荷兰人约尔带队,直到第37轮,热刺仍以1分领先,白鹿巷上下都以为欧冠资格稳了。

 

不料,末轮作客西汉姆,热刺突然全队食物中毒,硬撑着上场不到10分钟就丢了一球,迪福虽然在易边前扳平,但撑到最后10分钟体能耗尽,被主队的以色列外援贝纳永打进制胜一球。热刺梦破,心碎。第34轮时,热刺握有4分优势,却在随后两轮负曼联平阿森纳,为最终无缘欧冠埋下伏笔。

 

更郁闷的还在后头。

 

快进到2011-12赛季,第25轮北伦敦德比之前,热刺领先阿森纳10分,比赛只打了35分钟,热刺2比0领先。随后35分钟,阿森纳灌了热刺5个。热刺被这次逆转打断了脊梁,之后4轮不胜,等到终于回到赢球轨迹,阿森纳已经排在热刺前面,并保持带赛季结束。

 

热刺那个赛季确实拿了第4,但命运和他们再次开了一个残忍的玩笑——切尔西在安联爆冷击败拜仁首夺欧冠,热刺只好带着第4去打欧联——一个联赛出5队打欧冠是后来的事。这都能把自己作出欧冠,于是诞生了一个嘲笑热刺的经典好梗:每个赛季开始前,热刺上下都信誓旦旦要压倒阿森纳;赛季结束,阿森纳排在热刺前面。

技战术能解释这个不?不能。这就是玄学,宿命。阿森纳的运气总是比热刺好。这场德比本来应该在今年1月15日进行,阿森纳当时形势不大好,联赛杯和利物浦争决赛权,足总杯被英冠诺丁汉森林淘汰,各项赛事连续5场不胜,他们最不希望在那个节骨眼上碰热刺。于是耍了滑头,借口营内疫情爆发,推迟了赛程。按照英超的规矩,只有在凑不出首发的情形下,俱乐部才可以申请延期,阿森纳只有一人感染。这事让孔蒂极为不满,认定阿尔特塔钻规则的空子,后来英超也收紧了赛程改期的标准,旨在杜绝某些俱乐部滥用善意。

 

人算不如天算。这场比赛不得不打的时候,阿森纳后防又出现重大缺口,但这不等于阿尔特塔安排这场德比一点失误没有。当然,塔哥有客观上的无奈,蒂尔尼赛季报销,本·怀特因伤状态不足,只能坐板凳不能首发,塔瓦雷斯因为上轮苦战利兹联带伤,也无法首发。阿尔特塔只好将富安健洋移镇左闸,右路防区交给塞德里克,本·怀特的位置交给霍尔丁。正是这个部署,导致阿森纳开场就被动。从第11分钟开始,霍尔丁就和孙兴慜较上劲了,短短20来分钟里,霍尔丁四犯孙兴慜,主裁判想网开一面也做不到了。但他还是从宽发落,没有将霍尔丁直红罚出,而是改出两黄。

霍尔丁并不是导致己队落后的元凶,罪魁祸首是塞德里克。塞德里克毫无必要地从后撞倒孙兴慜,主裁判直指12码。霍尔丁下场不到5分钟,凯恩后点将本塔库尔的头球摆渡砸进球门,以12球,刷新他对阿森纳的破门纪录。阿尔特塔是怎么叮嘱霍尔丁的?想必有“跟紧点,硬朗点”之类的套话,他可能想不到霍尔丁将自己的指使演绎得这么到位。


赛后阿尔特塔有点失态,批评主裁判掏红牌毁了比赛,“我不能说心里话,否则要禁赛6个月。”丢了第3球之后,阿尔特塔变阵,将扎卡撤到后防改打三后卫,止住失血。那为什么不一开始就这么做?霍尔丁分明是被盯防孙兴慜的重任压垮,失去理智,如果一开始就堆三后卫,也许没那么快丢球。


阿尔特塔不只是输在经验不如孔蒂丰富,对比两人的临场指挥,他还在应变上略逊一筹。孔蒂摆大巴逼平利物浦,招致克洛普挖苦他打法消极。但这场比赛,热刺还是那套阵容,还是那个打法,却令场面非常流畅,活力十足。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