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最好的结果,就是重庆市有关方面能启动救助方案,暂时输入部分资金,帮助球队能在本月底进驻中超赛地,参加本赛季的中超比赛,之后再彻底解决欠薪问题。

 

除非出现奇迹,否则重庆两江竞技队大概率会走向“死”局。 

罢训,对于重庆队来说,其实已经不是新鲜事了。之所以在5月18日这一天,重庆两江竞技的新闻再次占据了很多媒体平台的头条,主要是因为这次不仅仅是球员参与,还有一些俱乐部工作人员的参与。毕竟,在堪称城市中心区熙熙攘攘中挂起白底黑字的大型条幅讨薪,还是会让人感到有些异样。

“为重庆而战义不容辞,欠薪两年青春不再”,“对得起重庆,对得起球迷,对不起家人”,这两个巨型条幅在18日被悬挂于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的大门两侧,引来众多围观。重庆队从2019赛季开始至今,一直都处在欠薪的浪潮之中,期间队员们也曾经几次罢训,但在俱乐部和有关方面的安抚和“画饼”之下,依然以一种无奈的心境,继续着在中超的征途,重庆队的队员们,堪称整个中国足坛最为隐忍负重的一个群体。但这一次,将会怎样收场,现在还很难判断。按照中国足协的相关规定,新一届中超联赛将在下月初开启,而本月底将是各支中超球队入驻各自赛区的日子,以目前重庆队的实际情况,球队届时能否如期入驻赛区,真的很难说。这不单单是因为目前队员们和一些俱乐部工作人员的情绪难以安稳,还有一个令人难以启齿的原因:目前俱乐部账户上已经没有钱,球队前往赛区的差旅费和在赛区内的衣食住行,都没有任何资金保障。

球员冯劲在个人社交平台上发表了公开信。

 

据说,球员很多被欠薪欠奖金长达16个月,一些此前按揭贷款购房购车的球员,如今已经无法支撑每个月的按揭费用,有些人早就考虑房产和汽车的折价变卖问题。更惨的是一些俱乐部的员工,此前他们的收入本就不高,而这份收入几乎都是用来维持一家人的生存问题,而不是用来改善生活。但这些俱乐部的员工中,多数人被欠薪都长达一年有余。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他们都是一次次被告知有希望,然后又被无情的现实打击到失望,到如今,他们已经濒临绝望。据说俱乐部员工中,有人已经开始接滴滴和外卖的生计,以补贴家用。

重庆队的无钱困局,并不是偶然的。重庆力帆集团此前多年苦寻本地企业接手球队而未得,就说明重庆市内极度缺乏既有资金能力又有投资足球热情的企业。2016年蒋立章以当代集团子公司当代明诚的名义入主球队,简直让重庆足球人和力帆集团喜出望外。但球队在2018赛季就已经出现过欠薪现象,2018赛季的最后阶段,重庆队保级出现重大危机,蒋立章不惜重金悬赏,最终成功挤掉了长春亚泰,惊险保级。但这一违反常规的悬赏奖金式运作,没有得到当代集团的认可,据说当时当代集团的口径为:集团只承认俱乐部和球员的正式合同,蒋立章私下里答应的巨额奖金,集团并不认同。

于是,作为球队的实际操控人,蒋立章在2019赛季中期,陆续卖出了“小摩托”和彭欣力,以缓解经济压力。在2019年年底,蒋立章就开始逐步地从俱乐部后撤,当代集团对于重庆足球的热情也逐渐消逝。这当然也无法因此指责当代集团。作为湖北武汉的企业,当初投资重庆足球,企业也是有在重庆发展事业的念头,可是在重庆的三年时间里,该企业如房地产等其它项目,几乎没有得到重庆当地的任何有力支持。2020赛季,当代集团的代表吴江带着球队以哀兵气势和超好的运气,在联赛中期就拿到了绝对保级的分数,而为了缓解球队的资金压力,俱乐部创造性地搞出了出租球队核心球员(球队绝对核心阿德里安),以达到节省球员工资和赚取一定数额租借费的目的,这一运作堪称断臂求生的范例。

 

2020年中国足协开始进行试点性足球俱乐部股份制改革,当时确定了四个试点俱乐部,并不包括重庆当代力帆俱乐部。不过,在得知此消息后,正在为生存发愁的重庆俱乐部马上就以极大的热忱积极参与。在吴江的积极活动下,2021年年初,重庆市体育局明确表态将支持城市的职业足球运动,此后草拟了一份股改方案。在这份股改方案中,重庆两江新区的国有企业,拟持有俱乐部60%的股份,当代集团保留30%的股权,重庆力帆则以训练基地作价的10%股权保持不变。并决定在2021年5月之前的各种费用,由当代足球俱乐部自行解决,在5月之后,俱乐部的费用将由各个股东按照持股比例来分别承担。之后,重庆两江集团做出了3年投入1.5亿的赞助方案,首期5千万也已经打入到俱乐部账户中。

但此后的推进中,过程并不顺利。疫情导致中超联赛无法进行正常的主客场制,中国足协关于球队中性名称的要求,造成中超球队的社会影响力和经济效益直线跌落,足球大环境遭遇极度冰点。而中国男足在国际比赛中的丢脸表现,又让足球这个行业在中国雪上加霜。如今,无论是国有企业还是私营企业,都不愿意进行这种毫无收益却可能承担遭唾骂风险的投资。两江集团作为一些国企的代表,不可能一点都不考虑国企的投入产出比和社会效益。

 

此前之所以重庆的有关方面还对足球有一份热情,是因为重庆是本届亚洲杯的一个分赛区,身在中超的重庆队,还是重庆的一个脸面。但如今亚足联宣称重新选择亚洲杯主办国,这个利好也瞬间瓦解。而当代集团因为此前的旧往事和当今经济大环境,对于投资重庆足球已经毫无热情,据说他们希望能在重庆范围内找一家私营企业来收购自己手中剩余的俱乐部股权。但草拟的足球俱乐部股份制改革目前在重庆并没有正式成行,因此,也不排除在重庆市有关方面不再推进股份制改革后,当代集团选择彻底躺平的可能性。当然,如果真的到了那一步,身在中超的重庆足球队,就将面临解散的结果。当前最好的结果,就是重庆市有关方面能启动救助方案,暂时输入部分资金,帮助球队能在本月底进驻中超赛地,参加本赛季的中超比赛,之后再彻底解决欠薪问题。

另悉,中国足协已经决定,鉴于重庆队已经获得了中超的准入资格,而中超联赛也在近日启动,因此,即使重庆队解散,也不会有中甲球队递补进中超。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