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止运营,退出联赛。在中超联赛开幕的前夕,重庆队再一次给中国足坛留下了一枚重磅炸弹。作为今年转会市场最活跃的队伍之一,这支有着接近30年历史的球队从此成为了历史。
北京时间5月23日,中超官方宣布,新赛季中超联赛将于6月3日揭幕。一天后,重庆两江竞技足球俱乐部发布了《关于退出中超联赛及停止运营的通知》。
部分原文如下:
俱乐部自1997年代表重庆征战中国职业足球顶级联赛,二十六年间历经沉浮,始络顽强拼搏,树立起了西部职业足球旗帜,也成为了重庆城市文化体育名片。2016年底,当代集团斥资5.4亿元接手俱乐部,六年多来累计投入逾30亿元,取得过中超联赛历史最好战绩,良好地完成子球队的竞技任务和政治任务。
然而受疫情和足球行业发展模式的影响,俱乐部已经负债累累,无力再维持俱乐部运营。自去年初起,当代集团曾和政府相关部门多次探讨股改工作,以期保留重庆职业足球的火种。然而时至今日,由于客观条件的变化,股改工作未能如期推进,俱乐部债务不断累加,账户被冻结,员工生活极度困难。
经俱乐部股东会慎重研究,我们非常遗憾的决定退出中国职业足球联赛并解散球队。
感谢所有运动员、教练员和工作人员的努力拼搏和辛苦付出;感谢重庆市政府、体育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两江集团及其他赞助企,业等单位的大力支持。
对于俱乐部停止运营之后的安排,尤其是全体同仁关心的欠薪问题,俱乐部也明确表态,将通过后期的诉讼追偿、债务回款、资产出售以及集团借款等方式,持续筹措资金,尽最大可能逐步清偿欠薪。

目前中超赛程并未公布,有消息称,虽然重庆两江竞技退出,中超本赛季将不会实施递补措施,新赛季中超联赛将17支球队参赛。原本本赛季中超联赛将实施“升三降三”,但此番随着重庆队退出,他们将占据一个降级名额,升降级将变成“升三降二”,重庆两江竞技的所有比赛均判为0比3失利。不过,目前,这一决定还得等待中国足协和中足联商议后再正式决定是否会有递补。若递补的话,大连将是第一顺位。

重庆两江竞技官宣解散的背后,其实并没有太多让圈内人意外的理由。这支中国足球史上拥有丰富故事、曾经夺得足协杯出战亚洲赛场的老牌球队,走到今天的处境之前,已经有长达4年的欠薪史。在解散之前,重庆队已经连续三年出现罢赛、讨薪和濒临解散的情况,这次最终退出,是他们第三次面临生死存亡的关头。球队生存面前,想要继续的声音可能会赢无数次,但只是输了这么一次,重庆足球就不得不“重”头再来了。

早在重庆队排名联赛前列的2019赛季,球队就曾经传出过欠薪的消息。当时,只是被迟发工资的队内球员并没有太多焦虑,只是那个赛季夏天重庆队主动放弃主教练小克鲁伊夫,让许多希望球队冲击亚冠的球迷有些失落。在互联网上,一份名为《武汉当代明诚文化股份有限公司2019年半年度报告》的材料显示,重庆当代力帆彼时账面还有近2000万的盈余,似乎问题还不算大。但情况从2020赛季开始急转直下。
2020赛季,中超联赛分区开打,重庆队在第一、二阶段比赛结束后顺利杀入争冠组,并最终取得了球队中超历史上最好的成绩第6名。然而,赛季还未结束,有报道指出中超近半数俱乐部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欠薪、拖欠转会费行为,其中将重庆队特别列出作为“典型”。重庆队当时欠薪已经超过5个月,球员在进入争冠组比赛之前曾经表达过不满,有部分球员甚至直接拒绝进入赛区。而与此同时,重庆队又在此前的循环赛阶段打出了联赛第三的积分排名,不少球员都处于体力和精力的透支状态,这使得重庆队最终不得不以全华班身份出战争冠组比赛。虽然没有大规模罢训罢赛,但当赛季重庆队事实上已经处于矛盾一触即发的状态。
2021年1月,前重庆球员刘卫东发布公开信,指责当代集团和重庆俱乐部出尔反尔。几天后,中国足协仲裁支持球员请求,重庆队为刘卫东支付了欠薪并与他解约。然而,5月的重庆队中再次爆发了讨薪风暴,队中球员王维成等人发布公开信,指责当代方面出尔反尔,情况几乎是年初的复刻重来。据记者报道称,重庆队在当年年初就出现了资金紧张的情况下,依靠股改方案拖延了破产的风险,重庆市政府和两江新区出面保住了这支球队;但在之后,当代集团对球队几乎不再投入一分钱,重庆此后完全是靠着寅吃卯粮解决问题。第一阶段进入赛区前,球员希望俱乐部能够补齐拖欠的工资,最终当代集团发放了两个月工资;但第二阶段比赛时,当代集团却开始装聋作哑,球队几乎是最后一刻才进入赛区开始比赛。最终的结果是重庆队以接近全华班的阵容打完了2021赛季的联赛。最后几场比赛中,主教练张外龙泪洒赛场甚至泣不成声,足以体现出“再次信任”球队的球员们处于的困难境地。
然而球员们的团结并没有得到应有的回报,2022年,一切再次重演。这次,重庆队拖欠了包括普通工作人员在内的几乎所有职员的工资,保安、糕点师都被拖欠工资达到10个月。屋漏偏逢连夜雨,一位离队球员在申请讨薪时向法院提起诉讼,这导致重庆俱乐部的银行账户已经被冻结,一分钱都发不出来。于是,在5月18日,重庆两江竞技俱乐部全体员工发布了公开信,直指“一次又一次无法兑现的口头承诺”。2021年政府的出资最终用来支付了一线队拖欠的4个月工资,此后不管是重庆市方面还是当代集团,都没有再为俱乐部出一分钱。不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重庆俱乐部都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消失的重庆队足以成为中国足球低谷的又一个重要标志。然而,长期拖欠工资、球队拒绝集训等等问题并没有在中国足球的哪怕巅峰时期从联赛当中消除,这其实说明了一些问题。不管重庆俱乐部各出资方如何考虑,最终他们都陷入了踢皮球的纠纷,这让重庆队起死回生从一开始就变得不可能。最令人担忧的,是重庆队的选择是否会“传染给”目前深陷欠薪风波的其他球队;三次罢训带来的影响下,他们走到今天已经实属不易,那么,今天他们的退出,是否也让其他球队心中少了坚持下去的那一点动力呢?

生命的序曲是几声悦耳的哭泣,而终结却只是一声凄凉的叹息。在经历了25年联赛的蹉跎洗礼后,重庆足球终于迎来暂时画上句号的时刻,那一声叹息里,除了有对25年轮回的怀念,还有就是“25年生死两茫茫”般的无奈与悲伤。

1995年,公安部前卫体协将湖北武钢二队收购,易名为武汉前卫足球俱乐部,当年年底俱乐部引入中国寰岛集团投资,俱乐部正式易名为前卫寰岛足球俱乐部。1996年底,俱乐部从武汉搬迁至重庆,从此重庆与中国足球顶级联赛挂钩。
1997赛季,俱乐部斥巨资引进高峰、姜峰、韩金铭、姜滨等国脚级内援,获得甲A联赛第5名,足协杯赛闯入四强。1998年,寰岛继续加大投入,买下彭伟国、符宾,请来刘国江执教,向甲A冠军发起冲击,但最终只获得甲A联赛第7名。1998年底,俱乐部聘请李章洙任主教练。
1999年年初,重庆隆鑫正式冠名球队,赛季结束以10胜10平6负的成绩获得了联赛第4名。12月,前卫寰岛与降入乙级的重庆红岩足球俱乐部合并,组成重庆寰岛红岩足球俱乐部。
2000年11月12日,在足协杯决赛第二回合的比赛中,重庆寰岛红岩4比1战胜北京国安,总比分4比2战胜对手,马克和米伦的梅开二度让重庆享受了冠军的疯狂喜悦,这也是重庆足球首次获得全国冠军。在庆祝捧杯的时刻,球员们穿的夺冠金色外套上,那个“HD”字样的蓝色队徽非常醒目。足协杯决赛中场休息时,当时的重庆市副市长程贻举向“力帆”董事长尹明善颁发了俱乐部标牌。重庆力帆足球俱乐部于2000年11月12日在重庆挂牌,球队正式进入到“力帆时代”。
2002年的甲A联赛,重庆力帆在塔瓦雷斯的率领下获得联赛第6,这也是力帆时代在国内顶级联赛获得的最佳战绩。同年,力帆参加了迄今为止唯一一次亚洲赛事——亚洲优胜者杯。在淘汰新加坡内政联队之后,力帆在半决赛0比2不敌韩国现代队,最后在争夺第三名的比赛中,点球负于卡塔尔萨德,最后位列第四位。
2003年11月末代甲A最后一轮,重庆力帆要想保住冲超成功的可能性,惟一的选择就是输球。可惜天津人并没有让重庆人“输球保级”的阴谋成功,2比1战胜上海国际目送重庆降级。同年底,力帆集团斥资3800万元人民币收购云南红塔足球俱乐部的中超参赛资格及22名球员,同时力帆集团把原来的力帆足球俱乐部及21名球员转让给了湖南湘军足球俱乐部。2004年3月2日,重庆力帆集团出资2580万元,正式冠名“力帆足球队”并买下了球队球衣的前胸或者后背广告,这标志着力帆的大旗将继续飘扬在首届中超联赛、中超杯赛、足协杯赛的赛场上。
2004年中超元年,在经历了两次换帅后力帆最终排名垫底,但因为中国足协撤销了2004赛季的升降级,力帆幸运没有降级。但不幸的是,到了2006年力帆联赛再次垫底,降入中甲。
2008年11月15日,中甲联赛最后一轮重庆力帆与南京有有的一场关键比赛在重庆洋河体育场打响。凭借王锴的进球和张礼的梅开二度,最终重庆力帆3比2力克南京有有,最终以中甲联赛第二名的身份冲超成功。次年,2009年中超联赛,重庆力帆叕次联赛垫底,作为前国足主帅的荷兰人阿里·汉败走山城。
2010年2月21日,中国足协纪委会公布了对涉及假球案的广州医药、成都谢菲联和青岛海利丰三家俱乐部的初步处罚决定:广州医药、成都谢菲联两家俱乐部降级至中甲联赛;青岛海利丰队直接取消联赛注册资格,罚款20万。足协纪委会2月22日召开听证会,最终的处罚结果将随后公布。力帆得以保住中超资格。不幸的是,2010年中超,力帆再次降级了,随后的几年间一直混迹中甲赛场。
直到2014年11月18日,中甲联赛第28轮的一场关键较量中,中甲联赛领头羊重庆力帆队主场以2比2战平广东日之泉队,以总积分60分领先排名第二的石家庄永昌队7分,提前两轮夺冠冲入下赛季中超联赛。

2015年1月2日,重庆力帆拟转让给北京华夏国瑞并改名为重庆昌盛足球俱乐部,后被中国足协和重庆市工商局江北分局裁定转让不合规,重庆力帆继续征战中超。2016年,重庆力帆在张外龙的率领下再次获得中超第8。

2017年1月5日,重庆力帆俱乐部召开转让发布会,来自武汉的当代科技产业集团成为俱乐部新东家,俱乐部也正式更名为重庆当代力帆足球俱乐部。当代接手后,重庆足球一直处于保级圈,但随着当代集团的财务告急,球队最终因为欠薪等问题而最终在今天(5月24日)宣布退出中超联赛、停止运营。

25年间,从无到有,又从有到无,重庆足球走过了一个轮回,重庆球迷四溢的激情与狂热随着轮回被无情地打磨,至到如今陷入到了失语般的沉默。25年之间,重庆足球经历了太多的风雨,也惨遭无数次的天灾人祸,从起步到颠峰直至走进了一个难以自拔的泥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