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夺得意甲冠军奖杯,AC米兰就在本周三宣布完成了转让操作。红黑军团的新东家高调登场,红鸟资本的介入会是米兰腾飞的信号吗?

 

这一次,AC米兰无需“走进新时代”。

 

米兰在五年间第三次易主,但这一次有所不同。深圳看台上球迷们齐声唱响的歌声犹在耳畔,但在球队几经沉浮之后,红黑拥趸们已经明白适度消费、稳中求进的道理。从埃利奥特到红鸟,“持续性”是这次交易的关键词。比起此前传得沸沸扬扬、一度几乎拿下米兰的巴林基金Investcorp,红鸟资本显然与埃利奥特有着更多的相似性。

在交易完成之际,埃利奥特用一封感谢信向球迷们致意。“当我们在2018年接手球队时,很少有人能预料到转机来得如此之快。当时,我们向AC米兰承诺的,是财务稳定性、健全的管理机制和竞技层面上的成功。”起初,人们对“秃鹫”充满怀疑,但埃利奥特最终做到了。米兰前东家感谢球迷们的信任,但这种信任其实直到2020年夏天、米兰在皮奥利治下从竞技层面完成蜕变才到来。

埃利奥特最终大获全胜。他们在球迷们的拥戴声中,将球队交接给红鸟资本,并从中赚得盆满钵满。起初,埃利奥特向李勇鸿时代的米兰出借1.8亿欧元,并以此为代价将俱乐部收入囊中。在红黑掌舵的四年间,埃利奥特对球队进行数次增资,总计5.6亿欧元左右。一个成本为7.4亿欧元的项目,在本次交易中的估价已经来到12亿(一说12.3亿),价值提升了2/3。最终完成转让的金额,比起此前的潜在买家Investcorp摆在台面上的11亿欧元,也有了不小的提升。

 

整个收购案预计将于9月完成,但届时埃利奥特并不会马上出局,他们依然会作为AC米兰的投资人之一,而在目前的董事会成员中,埃利奥特的二代掌门人戈登·辛格、投资组合经理富拉尼和财务分析师科奇里奥,也会在“红鸟时代”继续留在董事会内。红鸟资本此番完成收购AC米兰,使用了比较高的财务杠杆:交易标的估价为12亿欧元,除却埃利奥特保有的少量股权,红鸟的收购资金有3亿欧元来自摩根大通,而多达6亿的资本,正是来自埃利奥特!因此,红鸟自己的资金池,在收购行动中所占的份额不会超过1/4。

埃利奥特通过在卢森堡注册的罗森内里体育投资公司,向红鸟出借6亿欧元,利率高达15%。对于保罗·辛格来说,高价转让+高利率+保留股份,出售米兰绝对是笔稳赚不赔的生意,而红黑军团在竞技上取得的成功,特别是一周前拿到的意甲冠军,更是让埃利奥特赶上了最合适的出手时机。另一方面,米兰新东家不惜付出如此高昂的财务费用,也要将米兰纳入帐下,证明红鸟在看高项目前景的同时,也相信自己可以从红黑俱乐部身上得到不菲的经济回报。

红鸟为何如此自信?这一投资基金成立于2014年,创始人杰里·卡尔迪纳莱有一个意大利姓氏。“红鸟”的名字其实是一种文字游戏,因为“卡尔迪纳莱”在意大利语中即有红雀之意。“卡尔迪纳莱”的另一个意思是红衣主教,而“红雀”的名字实际上也起源于此。作为意裔美国人的杰出代表,卡尔迪纳莱在哈佛大学满分毕业,随后来到牛津主修了哲学、政治学和经济学硕士。在创立“红鸟”之前,卡尔迪纳莱在高盛工作了超过20年,是这家投行的合伙人之一,也是私募股权投资业务的高级主管——在那里,他管理着超过1000亿美元的私募资产。

 

据估计,属于卡尔迪纳莱个人的净资产,大约在10亿美元左右,这在足球世界里自然算不得巨富,比起保罗·辛格43亿美元的个人财富(据福布斯)也有差距。可以肯定的是,红鸟时代的AC米兰,走的不是传统足球俱乐部金主的“富爸爸”模式,跨国公司式的管理策略,以及体育产业内的专业知识,才是红鸟延续埃利奥特成功道路的两把钥匙。

 

在收购米兰之前,红鸟在体育产业内最为人熟知的投资项目,是收购了芬威集团10%的股份,后者掌握利物浦的多数股权,此外,卡尔迪纳莱的资本还在美国体育产业内布局,投资了著名的棒球队波士顿红袜和冰球队匹兹堡企鹅。但最有代表性的例子是图卢兹:2020年,红鸟收购了这家法国老牌球队的85%股份,彼时球队刚刚从法甲垫底降级,两年后的今天,图卢兹作为法乙冠军重回甲级,而红鸟的这笔投资早已回本。


不同于以佛罗伦萨老板科米索为代表的意甲其他几家美资势力,卡尔迪纳莱希望在AC米兰尝试不一样的玩法。红鸟参与的体育项目,并不局限于球队:目前这家基金在美国领先的付费体育电视“YES”占有13%的股份,并同时控股体育营销公司Legends Hospitality,后者与棒球队纽约扬基和橄榄球队达拉斯牛仔合作,经营范围主要是体育俱乐部的票务销售和周边开发。卡尔迪纳莱梦想用媒体的力量改造米兰,但竞技上的成绩也必不可少。米兰夺冠之后,卡尔迪纳莱也加入了大教堂广场上的庆祝人群,几乎没有人认出他。然而在下一次的球队庆典上,他希望成为主角。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